当前位置:东光食品社会打下属耳光后 “打人书记”发了这样一篇文章
打下属耳光后 “打人书记”发了这样一篇文章
2022-08-10

连日新闻热点不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1月16日发生在河南省济源市的“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事件。

此事到底因何而起、具体过程怎样,当地官方迄今尚无明确回应。但综合实名举报此事的帖文,以及河南省、济源市有关方面的回应来看,有几个基本事实已经坐实:第一,市委书记张战伟确实当众掌掴了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第二,此事发生在去年11月11日早晨,地点是机关食堂;第三,事件发生后,打人者照常上班,被打者身心状态欠佳。

潮叔做过多年时政记者,深知此事在全面、深入调查清楚以前,不宜简单化、情绪化做出评价。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官方的正式调查报告出来以前,依据现有的、可靠的事实,对这件官场恶性事件来一次“管中窥豹”。

为此,潮叔专门找到事发地的党报《济源日报》,想看看事发后,那位打人的市委书记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

没想到,潮叔还真有两个颇有价值的发现——

其一,掌掴事件发生第二天,也就是11月12日,市委书记张战伟调研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工作,强调要强化党的意识、坚持党的领导、涵养政治生态、防范政治风险、提高政治能力,做政治上合格的党组织,做政治上成熟的党员干部。

值得注意的是,掌掴事件的两位当事人,张战伟和翟伟栋,分别兼任示范区管委会的工委书记、办公室主任。调研当天,被打的翟伟栋请假未出席。张战伟的一席话,是说给其他同僚听的。

其二,掌掴事件发生一个多月后的12月18日,张战伟在《济源日报》头版重要位置发表署名文章《全面依法治国重在管权治吏》。此文近6000字,分为三个部分:一、基于权力来源,保持权力理性谦抑;二、基于全面依法治国,用法治思维和方式用权施政;三、基于全面从严治党,用纪律和规矩管住党员干部。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此文篇末专门注明“2015年发表于第11期《学习论坛》,本文内容有删改”。也就是说,一篇5年前发表的文章,此番再次以署名文章的方式,重新发表于当地党报头版“竖头条”的位置(余文转二版头条)。

常识告诉我们,地方领导在当地党报发表署名文章,通常都是传递对于重大问题、重要工作的看法,相关文章的发表,必然要经过作者本人的许可。潮叔感兴趣的是,张战伟书记为何要在年终之际,重新发表一篇5年前的旧文?根据官方公布的履历,2015年首发此文时,张战伟还没有来济源工作,当时他的身份是河南省纪委常委。

也就是说,这篇旧文重新发表的时机和目的,都相当耐人寻味。

潮叔建议,读者朋友不妨简单看下张战伟在这篇重头文章中都说了哪些值得注意的话——

“权力任性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

“如果权力信马由缰而不受约束,就会出现践踏权利或市场失灵的现象。”

“人治的突出特征是‘无法无天’,表现为权力人格化,权力过分集中而不受制约,个人意志凌驾于社会和法律之上。”

“法治缺位、人治盛行,崇拜权力、顺从权威,显规则缺位、潜规则盛行,是封建专制糟粕所在。”

“国家法律是公民不可触碰的底线,党规党纪是党组织和党员不可触碰的底线。”

这只是些“金句”,有兴趣的朋友不妨通读全文。

这篇文章,政治站位很高、道理讲得到位,旁征博引、洋洋洒洒。作为一个从业多年的文字工作者,潮叔仔细读了张战伟的这篇文章,第一印象可以用电视剧《大秦赋》里秦人那句颇具感情色彩的赞语来表达——

“彩!彩!彩!”

但毕竟有掌掴下属事情在前,潮叔读报时还是不免有些恍惚:

第一,这篇文章是在说谁呢?该文开宗明义就交代了,“这里的‘吏’指的是大大小小的官员”,很显然,张战伟本人也是依法管权治吏的对象。可是,参照一个月前的打人事件,不管怎么说,他当众打人都有违法、违纪之嫌,他干嘛还要“现身说法”,讲出前面提到的十分正确、相当精彩那番话来?

第二,文中提到的这些道理,张战伟其实5年前已经想明白、写清楚了(如果他是此文的执笔者、没有请人代笔的话)。既然如此,他为何在5年后主政地方、担当一把手后,会不顾自己的身份、形象甚至政治前程,还有内心的认知,公然当众殴打自己的下属?

潮叔与一位同事讨论此事时,这位同事引用了罗翔老师曾引用过的一句名言来解释——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从‘知道’到‘做到’的距离”。

诚哉斯言!领导干部如果只说不做、知行分裂,说一套、做一套,那岂不是张战伟自己也极力反对的“两面人”?

2021年的第一场大规模舆情,以一记清亮的耳光开场。

潮叔注意到,就在“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事件引爆舆论时,有媒体特意搜出了近年来发生的多起官员殴打下属的案例——

2020年9月,山东乳山市党史研究中心主任徐华伟,因工作原因多次殴打本单位工作人员吕某某;

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邓崎琳,在办公室对一名处级干部大打出手;

安徽合肥市公安局落马局长程瀚,当众掌掴一名副局长,将其一颗牙齿打落;

甘肃武威市委前书记火荣贵是名副其实“火书记”,打骂干部是家常便饭;

这些案例说明,少数领导干部利用“权力级差”暴力殴打下属的事情,并非孤立个案。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在潮叔看来,探寻这一问题的发生机制、解决路径,有好几组关键词不容回避:封建遗毒,人治思想;权力任性,政治生态;党性修养,上下级关系;依法治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值得一提的是,发生在济源市的这起事件,也唤起了人们对另外一位书记“耳光事件”的回忆——

2018年夏,山东《荷泽日报》登载的一篇回忆文章《书记的耳光》在网络刷屏,引起了广泛转载和共鸣。

据作者回忆,38年前,原菏泽地委书记周振兴到当地乡下看望83岁的共产党员伊巧云。老人曾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作出重大贡献和巨大牺牲,当周书记询问重病在身的老人还有何要求时,老人犹豫了下说:“就是想吃半碗肥中带瘦的猪肉。”周书记深感自责,掏出衣袋里的钱让乡镇书记立即满足老人的心愿。

回到县城参加县委的汇报会时,周书记含泪说到老人的心愿,突然抬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说:“我们这些大大小小书记的脸还叫脸吗?”

同是“书记的耳光”,当事人的境界和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这里说的“差距”,绝对不能只停留在“开会讲讲”“撰文说说”的层次。今天我们重温张书记在报上发表的重要文章,亦当作如是观。